盲人千里进京送中残联“期待”锦旗 望听题考试

盲人千里进京送中残联“期待”锦旗 望听题考试

时间:2020-8-28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李金生(右)和同伴送锦旗。

  不远千里来京提建议

  昨日中午,在火车上站了一夜的李金生与盲人同伴拄着盲杖,在志愿者的带领下,穿过车水马龙的南礼士路大街,来到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盲人按摩指导中心。

  “送锦旗?那您在会客厅坐着等会儿,中心负责人出去吃饭,过会儿就回来。”负责接待的办公室工作人员郭先生说,“先表示感谢,您不用亲自这么远跑一趟,给我们写封信就行了。”

  “之前我写过信,这次我必须亲自到这里表示感谢!”李金生说。“锦旗给当地残联部门不行吗?”“不行,我问了,他们管不了考试的事,只有你们能管。我就是要感谢中心,因为今年将把盲人医疗按摩人员考试形式的改革作为工作重点来抓……”说着,李金生将厚厚一叠材料从书包里拿出来,其中最厚的是700多名残疾人网友的联合签名。

  数小时送出“期待”锦旗

  “您的这些材料我都看过,中心也给您回信了……”就在郭先生向李金生解释时,负责盲人医疗按摩考试的周处长回到指导中心。“盲人医疗按摩考试是国家级考试,属于机密,提供语音试卷有困难。”周处长说。

  听见有人插话,李金生仰起头说:“90秒(注:一道题)的答题时间真的太短了,我给你演示看。”说着,李金生又从包里拿出一本盲文书和盲文锥尺,并演示如何读盲文和答题。“不是我一个人,大家都答不完题。”

  随后,李金生和同伴肩并肩站了起来,端起写有“因障碍考试无助,闻改革光明有望”的锦旗,举着感谢信。见记者在场,周处长退回屋内。

  “锦旗哪有写这个的,这个锦旗领导没法接。唉……”郭先生叹气道。

  下午1点多,中心主任张先生回到中心,就考试问题与李金生谈起来。下午2点多,记者先行离开指导中心。下午5点,李金生告诉记者,他们下午3点多离开时,张主任留下了锦旗和感谢信。

  春节后将在盲校试点

  就李金生的要求,张主任表示:“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改革,实现盲人按摩考试无障碍。但是考试形式改革也不是说改就改的。现在,我们已经和实行电子试卷考试的广东省某中学联系过,大致了解了哪种读屏软件比较适合盲人考生需求、如何使用、如何评卷等问题,春节后我们将亲自去广东省考察。”

  张主任说,春节后,将首先在北京市盲校进行盲人读书机试点。

  新闻背景

  争取“听”题考试

  据报道,10年前,历经15个月的努力争取,李金生参加全国自考中医专业的考试,成为“河南盲人自考第一人”。 去年,为实现“按摩医生”的梦想,李金生报名参加全国盲人医疗按摩考试,但未通过9月24日的笔试。

  去年11月,李金生向中残联盲人按摩指导中心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不能听题考试等原因。随后,他收到邮件回复称:“目前,我们就现在考试形式进行了深入研究,正进行使用电脑或播放语音等考试形式的可行性调研,明年将把盲人医疗按摩人员考试形式的改革作为工作重点来抓。”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