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在自考结束之际的话

[原创]写在自考结束之际的话

时间:2020-9-3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写在自考结束之际的话

                                                                      2007年9月28日

一直以来,想写点什么,来祭奠我过去自考5年来挣扎的岁月。然而,提起笔来,又不知所云,不知该从何处开始。那就从2002年1月,我满29岁第一次去报自考名说起吧。

去报名的那天早晨,有冬日暖阳,心中也升腾着新的希望,是老公陪我到县教委自考办去的。尽管当时我已当10年中学老师,但此刻心情还是象每个刚入学的新生一样,有丝自豪和好奇,在猜测未来的自考岁月会怎样。那天恰逢教委要宣传自考教育,县教委一些领导都坐在报名现场,气氛颇有些热烈,工作人员态度也很好,还现场帮忙办理到成都邮购教材的手续,(当时本县没自考书卖)。总之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有种欣欣向荣之感,更坚定了我要自考的决心。之前已经听说过自考的苦,但一想到自考比函授花费少,又能学到真知识,再加上对自己记忆力的自信,使我义无返顾地奔进自考去。

报名时,首选汉语言本科,因为这是自己的母语,倍感亲切。而且专科学的地理又无法自考。但是面对众多陌生的课程名称,我茫然了,不知该先报哪门。考虑到4月要考,时间紧,就只报一门。选的是《美学》,因为我认为既然叫《美学》,一定读起来很美。报完名后,高高兴兴回家去也。暗中已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要好好看书,重新做人,结束自己工作10年来文化荒芜的不堪历史。

然而等到真正自学《美学》时,才发现里面的内容一点也不美,简直枯燥到象在啃石头。或者象到医院检查前的吃钡餐。我开始就碰了个硬骨头,可不敢怠慢,拼出全身力气扑上去啃,即使牙给磕掉了也顾不得捡。在小心翼翼中迎来首次考试,得84分还凑合。而我一个同事就运气不大好了,在这门上连考三次才过。

我开始体会到自考的凶险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自尊心也不容许退缩。于是接着上,报两门,《马哲》与《语言学概论》。前者简单,后者又过于高深如同天书。除了舍生取义去继续啃,别无他法,又过了,88分和84分。虽然战绩不错,但是天知道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而且至此已深陷自考的泥潭,越陷越深,更无法回头。

以后的日子里继续忧心忡忡。每次在考试前都担心得快要死去,考完了又长舒一口气。平时看书看得很辛苦,因为要在工作和家务中抽时间出来。而且年龄大了,记忆力也退化。关键还要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才看得进去,并非可以随时见缝插针利用零星时间。倘若在昏昏然的状态下看,等于白看,根本记不住。那些枯燥的东西不下工夫硬塞,它们决不会乖乖自动地跑到脑袋里来。即使在没有看书的日子里,自考象一把利剑悬在头顶,让我做什么事情都有阴影和负担。想着卷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心情就不大愉快。对其他一些事情也就没有了心肠,懒得去做。现在回想起这段日子,心中最愧对的是我爷爷和我儿子。爷爷当年患癌症,化疗暂时控制着病情,和奶奶住乡下。我工作的学校离乡下不远,本该经常回去看他们的,但是因为想着要自考,自己也就以此作为借口,只是一周回去一次,每次呆大半个小时就走。有次快要临考,我至少隔有20天才回去看爷爷。爷爷当时都伤感地说:“你咋不早几天就回来呢,万一回来迟了,就看不到爷爷了。”说完,爷爷的眼里含着泪花。我除了惭愧地解释说因为要准备考试,此外找不出可以安慰爷爷的话。爷爷在几个月后去世,而当时我离自考结束还遥遥无期。现在考完了想补救也永远来不及了。

再说儿子吧,我在自考前经常很耐心陪儿子玩,还教儿子背唐诗什么的。但自从我开始自考以来,就疏于管理教育当时3岁的儿子。只是任他怎样自己玩,即使他陷入看奥特曼的碟子里不能自拔,我也无动于衷,尽管心里有愧疚感,但还是以要看书来为自己开脱。而且我再没有心思教儿子什么唐诗了。自己骗自己说是因为要看书,没时间。其实要说完全没时间是假的,只是因为被自考所折磨,没有心情去教育儿子罢了。尽管现在儿子已经8岁了,念三年级,念书好象没有受多大影响,但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心中的内疚。而所有的一切现在也无法弥补了。

总之自考的日子是很令人心烦的。我在自考一年多后开始急功近利,想早日结束这痛苦的日子。于是我一口气报了三科,其中一门是《古代汉语》,全是繁体字,有点难度,偏偏那学期我的课又最多,周课时18节。虽然最后都过了,两门70多分,一门80分,但我已感到自己心力憔悴,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我自2003年10月考完这三门后,就心灰意冷,决定放弃学业当逃兵了。

这一逃,就是两年。在两年间,我不去想,也不去看,更不愿提起关于自考的任何话题。就这样自暴自弃,蹉跎两年。唯一称得上学习的经历是逃跑的第二年准备过计算机职称考试,也没有投入足够的精力进去,导致总共考三科就补考2次,才全部合格。然而逃跑并没有使心情彻底轻松,反而让心情从短时的轻松慢慢变得沉重起来。眼看周围那些同期函授的快毕业了,那些比我早自考的同事也慢慢快考完了。而我当初是如何的雄心壮志,怎么就变成了今日的原地踏步了呢?真是不堪回首!自考已成了鸡肋,虽然食之无味,但弃之可惜。若一味放弃,没有了未来,还抹杀了过去的努力,的确心有不甘。况且轻松两年后,又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痛”,好象也积攒下了再次受痛苦的勇气。于是从2005年10月起,在逃跑两年后,我重新回到了自考队伍中,没有人逼迫,完全是投案自首。这次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感觉要好一点,又是一年多的苦海挣扎,幸好每次都有惊无险地过了。分数也是大起大落,有意料之外的94和95分,也有大跌眼镜的62分。甚至还有试题没有出自指定教材的令人战战兢兢的71分。到2007年4月终于考完16门功课中的最后一科,彻底解脱,此时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现在回过头来看过去5年走的路,总结自己还是什么也没学到,两手空空,考完就忘完。尽管平均分在80分以上,但是早就成了过去式。我拼命想摆脱的还是没摆脱掉,我还是没留下什么真正的知识,比起函授的同事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自考锻炼人的毅力,意志,以及记忆力,这个作用还是有的。所以心情既失落还是有些高兴,而最快乐的是最近加入一个自考论文答辩群。尽管群里个个来自天南海北,年龄不同,职业不同,人生观什么的都不同,但在自考这个问题上没有代沟,没有距离感,只有认同感。大家都虽从未谋面,但共同的奋斗经历让彼此都感到亲切,因为命运相同,就有共同话语。于是群里经常嘻嘻哈哈,人人都心情轻松愉快。如果说以前在自考苦海挣扎的日子是悲剧,是噩梦,那么现在在群里轻松聊天的时光就是喜剧,是好梦。至于论文答辩虽然有点小小的压力,但那压力比起当初考试的压力来说,算得了什么呢?群里一个热心的自考同学已经在积极筹划答辩前的聚会了,相信到时的战友会面场景会有些热闹。

这两天,我总有这样的感觉:我们群里的自考生就象法布尔笔下的蝉,四年的地下苦工,换一周的树上欢叫。而我们中很多人还不止做4年苦工呢。我考一年多,停二年,再考一年多,共花5年。而有的考生甚至折腾10年8年的都有,真的是考得胡子都白了,头发都掉了。才换来今天在群里数日的欢乐闲聊。然后,蝉鸣叫一周,自然死去,永不复生。我们在13日答辩后也会自行散去,也许以后也很难再联系了。自考生中多数是年轻人,也有部分老考生,比如我就是。年轻人经得起折腾,但我们就未必。相信很多老考生在经历完自考后,一个个基本面目憔悴,内心沧桑了。今天能坚持到最后的我们,心情有点象范进中举。不过范进中举后,待遇立马有所改观。作为我们这些工作大都已定型的人来说,这个迟来的文凭已不能改变些什么了。我们只是用这几年的艰辛使自己能追着时代的步伐,勉强跟上,免遭淘汰。所以我们只是浅浅地笑笑,不会象范进一样高兴到疯癫。

注:本文为四川自考网会员hybcjl发表,转载请通知四川自考网以取得转载许可!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