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微信更新群管理功能的一些思考

关于微信更新群管理功能的一些思考

时间:2020-4-19 作者:抖音代运营

总感觉文章深度不够,这是我写文章一直以来的困境和焦虑所在。但严密的思考逻辑和深度剖析总归不是一蹴而就的,是需要长时间实践、练习、积累、复盘总结并不断迭代优化得来的。

为了实现我的终极目标,以更优质的内容回馈读者,各位小伙伴以后将会看到我不定期更新的思考练习。本期我将分享一些关于微信群管理功能的思考,请大家指点。

细心的朋友们应该发现微信前几天更新了一个新功能:微信群聊设置-群备注。

功能本身逻辑不复杂,与对好友备注相似,我们可以对每个群聊设置个性化备注,并且贴心的仅自己可见(截图还需谨慎:),给足了用户DIY主导权。

在这个消息轰炸的时代,只要是连入互联网络的微信用户,大部分都或多或少加入了几十个群聊,多的甚至上百上千个。即使全部都设置为消息免打扰,每天我们仍然能接收到许多红点提示和群消息跳动的“打扰”。

用户在加入了十个群聊时,沟通和交流体验还是很愉快的。但是当用户有大几十个,上百个群聊的时候,就陷入了信息过载。

此前,张志东公开表示“过载让人产生不愉快的感受,红点密集让人产生焦虑和失控感。贪多是人性的弱点,微信这里还需要更多友善的创新,帮助用户摆脱这种不愉快处境。”

群那么多,有的对用户很重要,有的无足轻重但碍于种种原因不好退群。可微信给予用户对群管理的操作空间十分有限,只有两个功能帮助我们区分这些群聊的优先级:消息免打扰和置顶群聊。

只对个别极其重要且消息频率较低的群设置推送/置顶,其余95%的群聊甚至在创建成功的那一刻就被标记为“免打扰”,否则消息只会让我们不堪其扰。

那么剩余这些95%的群聊如何管理?微信一直没给我们很好的答案,直到群备注的功能上线。

当然群备注也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但它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缓解了群管理的压力。它满足用户在三个主要场景下的需求:

  • 群功能标记;
  • 重要程度标签化;
  • 特殊提醒;

群功能标记。一般偏正式的群聊名都会结合群的核心功能和意义,比如“米筐量化研究小组群”,群聊内容基本都会围绕“量化交易”展开,功能属性一目了然。

但这里会有两种情况出现。一种是群功能对于用户个人的意义可能与群名称有所偏差,比如上述群聊于我而言是“量化的学习和实践”,而不仅是量化。另一种情况是随着时间流逝,人们交流的方向很可能会发生横纵向拓展,原来只是交流量化交易,但现在还交流美股、黄金、数字货币等等金融相关话题。

非正式的群名更不可控了,五花八门的葬爱家族群名,都是我们发挥想象力freestyle的表演通道。

此时如果用户可以根据个人需要DIY群备注,便能辅助我们在第一时间get到自己应该处于何种角色,是轻松的“上班吹水群”,还是上进青年的“每日产品思考打卡群”,通过某种固定格式的归纳整理一眼分清群场合,随时随地切换状态。

重要程度标签化。时间就这么点,信息这么多怎么办?排优先级很重要。

微信信息流始终以消息更新时间为排序依据,那么在碎片化时间里同时涌来了那么多的群消息,先看谁的要取决于哪个群聊消息可能对我更重要,这就需要我们手动给群打个标签了,P1-P4标起来。

还有其他特别提醒的场景。比如之前我就见到身边几个朋友将工作群聊的聊天背景图换为有明显大字提醒的图片。如下图,机智中带着心酸。

群备注一出,直接在备注栏里增加“【老板】”,醒目又直接,有新消息提示时态度立马端庄了起来。

从产品和业务的角度来看,在普遍向线上化转移的时代,信息过载几乎成为了每个微信用户的困扰,群管理的需求日益强烈,用户价值极大。

而群备注功能是在确保原群聊业务流正常的前提下增加的针对不同用户个性化的备注需求,开发成本适中,因此评估下来发现,功能的性价比很高,值得一做。

但拓展想一想,只有群备注这一方案能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吗?微信为什么没有选择做其他常见的群管理功能?

比如QQ将“消息免打扰”功能向下挖掘了三种免打扰模式:接收消息但不提醒,收进群助手且不提醒,屏蔽群消息。

屏蔽群消息即不接收消息也不提醒,免打扰程度最重。不接收消息意味着随时间推移和信息等更新,该群聊会逐渐置底,逐渐消失在用户的视野中。

不仅是QQ做了这个功能,一大批微信用户也在微博/知乎上表达过自己“消息置底”的需求。但它为何不做?说实话我是微信的PM,也会选择不做。

产品要满足的是大群体的共性需求。我们要看到绝大多数没有发声的用户需求,而不是为了小部分用户妥协。

既然不想再接收群消息,与其置底,为何不能直接退群?它们对用户的直观体验来说那么相似。

置底和退群主要有两大差异:一是即使你置底了但是你还属于群成员,二是置底让我们有“反悔”的机会,我曾经屏蔽了某群,后面有什么事情影响到我又想加回去就很方便,不用麻烦其他群员。

先来看第一点。这里面存在一些悖论,群聊被置底但它依然存在,如果群内有公告或者艾特你的消息,微信是否应该提醒你?但如果按照信息流时间排序,此时置底是否不奏效?这不仅违背了产品基础逻辑,也会消耗不少研发资源,吃力不讨好。

再者说,群体是由个体组成的,产品既是对每个个体提供服务的,也同样为群体提供价值。

群置底意味着你作为用户,群本身对你贡献的价值不大了,同时作为群聊中的成员之一,你对群聊信息补充和活跃指数的价值也几乎为零。

那么从产品的角度来说,这就是空。

所以产品层面给用户的建议是直接退群,而不是为了某些个体差异而重构产品底层逻辑。

再说“后悔药”。微信坚持以用户为中心来进行产品设计,将主导权尽可能交给用户,同时包括承担自己主动行为的代价。

微信考虑到我们退群时的各种顾虑,将群成员的退群行为设置为“静默”模式,也就是群里有谁退了群,微信是不会通知的,减少了退群的心理压力。

虽然置底功能不可取,但是从用户诉求中我们都能感知到大家对消息过载不胜其扰。我们应该考虑其他方案,比如“群助手”。

群助手就是以群分组的形式,帮助用户将打开频次较低的群聊集中移入群助手。

与退群的使用场景不同,群助手是把群保留并按照频次分组,代表用户认为这些群聊未来可能会产生有价值的信息,可以通过轻提醒的方式一同置入群助手里,等待用户时间较为充裕时集中处理。

贪多和损失厌恶都是人性重要的一面。退群于我们而言所要承担的决策成本较高,但是集中收入群助手低了很多,实际上是源于用户的自我心理暗示:以后可能会有有用的东西,反正我也没退群,只是推后处理,就相当于这些价值信息还是在我的掌握中,我没有任何损失。

这与我们平时日常某些生活场景十分相似,我们会对偶然间发现的优质课程/书本/资源等等立即保存/抢购,但实际运用这些资源就不一定什么时候了,毕竟我们从心理上已经认定它们已经都归为己有了。

微信现在没做“群助手”功能应是源自产品对每一群聊同样需要“被看见”的出发点,本身价值不高的信息,在被折叠进入更深一级的群助手后的被打开率将会更低,与用户有关联的信息无法第一时间触达用户,不利于群本身的价值传递和发展。

但随着每个微信用户信息过载的程度加深,一个类似“群助手”的解决方案必定会在不久后出现在我们面前。

信息过载存在于微信的每个角落,不仅是群聊和朋友圈,订阅号也如是,甚至我的收藏夹里也堆满了各种资料。我时常觉得急需一个标签分组的功能对这些内容和资料分类,稳健的微信可能在酝酿一个更好的方式优化现状。

事实上,信息过载一直是微信试图去解决的问题,他们对“提示信息”本身造成信息过载十分重视。比如朋友圈就有个开关能关闭朋友更新朋友圈时的红点提示,比如订阅号每日最多一次的消息发布,比如群聊的免打扰设置。

只是原有的群管理功能已经无法满足信息更加爆炸的用户和时代需要了,微信迫切需要发掘更多精细化管理冗杂信息的解决方案。

028-84360888 13608068886(推销勿扰)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