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自考生反假文凭的喋血历程

一名自考生反假文凭的喋血历程

时间:2020-9-25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他叫沈向阳,瘦瘦小小,其貌不扬,常常不修边幅,邋邋遢遢。如果有人说他是来城里捡垃圾的,如果他在人才市场上兜出两张本科文凭,任何人都会睁大眼睛好好地审视一番,即便最后确认文凭是真的,他依旧要被打入冷宫,这年代大学生多得是,谁愿去理睬这么个土里土气的小瘪三呢。何况应聘时他已经失去了年轻这一优势了。

  一、十年自考漫漫路 

  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电焊工。一九九○年他参加了浙江省的自学考试,九三年法律专科毕业了,九九年行政管理本科毕业了,二○○○年会计本科毕业了。 

  当他怀端毕业文凭,满怀信心地踏入人才市场大门的时候,他遭到了冷遇。恰如一名土里土气的乡巴佬去买貂皮大衣,受到打扮入时的售货员小姐的冷遇一样。然而人才市场不是皮装专卖店,乡巴佬只要有钱,依旧可以买走贵重的貂皮大衣,人才市场一直是招聘方的市场,在这个“小资”和“精英”的社会里,土里土气永远是不受欢迎的。简历投了,与其说是投给了用人单位,不如说是劳烦用人单位投入垃圾桶。他知道他是垃圾,土里土气的垃圾,不受欢迎的垃圾。他缺乏气宇轩昂的仪表,但不缺乏敏感的心。尽管招聘条件上没有写着风度翩翩,气宇轩昂,英俊潇洒。然而比规则更深入人心的是潜规则,永远没有文字表达形式却又无处不在的潜规则。风度翩翩,怀端假文凭 的伪君子往往更受用人单位的欢迎。 

  回到公司,回到焊工的岗位。闲暇,他去公司后背的水库大坝。默默回想十年自考的酸甜苦辣。公司附近没有公园,水库便算是个风景点了。自考期间,他常常来大坝上散步。他在东阳工作,他的老家在杭州,每年的探亲假,他很少回杭州。常常在这大坝上度过。从宿舍出来,胳膊下夹一本自考书,到大坝嫩绿的青草地上,铺一张塑料纸,盘腿而坐,沐浴晨露,沐浴阳光,沐浴晚霞,同时也沐浴在知识的海洋里。 

  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闻鸡起舞,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青灯黄卷,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焚膏继晷才凝结成这两张烫金的毕业文凭啊!  

  尽管他的文凭没有虚假的成分,他的文凭却远不如道貌岸然者的假文凭吃香。铺天盖地的“办证号码”令他心生愤慨。那么多人寄生于“办证号码”,假证市场该有多大啊。 

  有多少风度翩翩道貌岸然的求职者是从假证市场上买了假文凭去应聘的啊。他们的应聘该比他轻松如意吧。如果每一张假文凭都能被识破,每一个假大学生都能受到应有的处罚,假证市场早已经关门大吉了。偶尔有假证贩子或者假大学生被楸出来暴光,那只是冰山一角。他恨假证贩子,他恨假大学生。他决定加入清除“城市牛皮癣”的行列。,与其说他在清除大街小巷电线杆上的牛皮癣,不如说他在以他特有的方式清除和剿灭人才市场的假文凭假证件。 

  然而,牛皮癣贴了撕,撕了贴,往往贴的比撕的更多。他只有一个人,他势单力薄,他敌不过人多势众的假证贩子。于是他决定改变策略。 

  二、革命标语反假证

 二○○一年秋,沈向阳化钱印制了一批反假文凭的标语。一共一万二千张。大小与“办证号码”差不多。内容有“售假证违法,购假证可耻!”“铲除假证, 刻不容缓!”“严厉惩罚文凭贩子,坚决打击文凭犯罪!”“摧毁贩证团伙,醇化世风学风!”“远离假印假证,誓做诚信市民!”“假证是诚信天敌,假证是社会毒瘤!”“假文凭饿死学子,假文凭喂饱骗子!”“假文凭侵蚀 就业渠道,假文凭危害教育体制!”“假证是政府权威的隐敌,假证是无序竞争的祸根!”等等。 

  他用这些与“办证号码”差不多大小的标语来覆盖 “办证号码”。一方面是教育市民远离假文凭 ,一方面是要让假证贩子知道,有人在反对他们!在与他们作对。尽管不可能起到多大的威慑作用,总该是聊胜于无吧。 

  二○○二年春节前夕,经过环卫工人和城管人员的共同努力,“城市牛皮癣” 

  在杭州得到了遏制。假证贩子利用春节期间,城管人员休息,肆无忌惮,加班加点 

 地疯狂张贴“办证号码”。沈向阳也在忙碌着,张贴他的反假证标语。  

  大约在正月初五晚九点吧,沈向阳在杭州市绍兴路上张贴他的反假证标语, 

  一束强光向他射来,只听背后有人厉声喝道:“干什么的?跟我们走一趟!” 

  原来野风房产建筑工地上的保安发现了他,  以为他是在张贴“办证号码”,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保安已经把他 

  押入了保安室,沈向阳向他们说明了原委,并要求打110报警,交由警察处理。却 

  得不到准许,一个保安还用老虎钳威吓他。  

  他又一次因为自己的灰头土脸遭到保安的奚落:“什么?你家住杭州?你是 

  杭州人?我都不是杭州人你会是杭州人吗?你还读过高中?我才初中毕业,你 

  会读过高中吗?这是保安室,是你老实交代自己问题的地方,不是开玩笑的 

  的地方!” 

  当他们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在张贴反假文凭标语而不是“办证号码”时,  

  依据他们对“瘪三”的职业敏感,判断这个人肯定是捡破烂的盲流,即便他不是 

  做坏事的流氓。因而他们一直羁押着沈向阳,直到他年迈的父母来到建筑工地的保安 

  室,才把他保释走。离开保安室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后来,杭州的多家媒体报道了这事。市民们并不理解沈向阳的行为,觉得反 

  假文凭标语和“办证号码”一样属于有碍市容的”。 

  不明白他的目标在涂抹和剿灭人才市场上的牛皮癣,污染教育制度的牛皮癣, 

  污染人才竞争秩序的牛皮癣。  

  三、维权除癣反假证 

  这次遭遇使他感到伤心和尴尬,他陷入了沉思。他读过法律,九八年还考出 

  过律师资格。他翻出《刑法》,见到280条是针对伪造证件者的,内容如下: 
第二百八十条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他想,对啊,可以在这一条中增加一些内容,让中国的刑事铁拳砸向假大学 

  生!他又一次决定改变策略。将张贴反假文凭标语改为请市民在反假文凭 

  宣传单上签名。 

  二○○三年三月,他去印制了数千张反假文凭宣传单,同时印制了宣传帽和宣传衣 

  在宣传单上,他是这么写的: 

  据统计,全国流入人才市场的假文凭、假证件已达百万之巨。亦就是说, 

  由于假大学生的入侵,有百万莘莘学子的十年寒窗付之东流! 

  有百万天之骄子沦落为待业青年!!! 

  假文凭、假证件的印制成本只有三、五元/本,而售价少则三、五百元, 

  多则高达数千元!且不经登记不缴税费。假证贩子的利润远高于走私、贩毒!聚积不义之财数以亿计! 

  为倡行社会诚信,抵制非法暴利,特提出以下两项请愿: 

  1、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刑法》(280条)中增设伪造文凭、证件罪与使用假文凭、假证件罪!!!  

  2、请求职能部门对所有学历证书、职称证书、资格证书等进行一次大检查大清算, 

  让所有南郭先生无处遁形!!! 

签名: 签名: 

  电话: 电话: 

  签名:  签名: 

  电话: 电话: 

  是啊,只要政府一道指令,对学历证件进行检查验证,假证市场立马就会 

  偃旗息鼓,烟消云散。 

  他给这次活动起了个文绉绉的名字:叫做“维权除癣”。 

  “维权”的意思窄义地说是维护大学生的就业权,因为有许多假大学生用 

  假文凭霸占了本来属于真大学生的岗位。广义地说是维护诚信者的权益,使 

  老实人不吃亏。还有一层意思是维护政府的尊严和证件、印章、公文的权威。 

  “除癣”一方面是指清除有形的城市牛皮癣,一方面是指清除无形的诚信牛 

  皮癣。因为心灵的诚信蒙了锈蚀,美丽的城市才长了污垢。“维权除癣”意 

  思是站在维护政府权威、维护大学生就业权的角度来观察思考城市牛皮癣问 

  题。  

  三月底,头戴印有“倡诚信,反假证”的宣传帽,身穿同样内容的宣传衬衫, 

  他开始走向街头。在人才市场,在大专院校,在公共广场,在车船码头,他 

  奔走呼号,他寻求广大市民的签名支持。  

  二○○二年四月,他获得了金华市一位司法局副局长的签名支持和七名金华市 

  人大代表的签名支持。他为来自正义人士的支持感到宽慰。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他在浙江大学餐厅里寻求签名支持时邂逅了浙大新闻系 

  的三名同学。他们给了他非常大的支持,与他一起走上街头宣传反假证,并向 

  学校借来了摄像机,拍摄下签名反假证的过程。 

  四月十八日,三位新闻系的同学陪他去杭州吴山广场作反假证宣传。有许多 

  游客在反假证宣传单在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游客们围着签名,引起了广场管理人员的 

  注意,于是他与三名浙大学生一起被带到广场办公室。管理人员起头以为是在 

  作商业宣传,推销三无产品,扰乱市场秩序。还态度粗暴地企图扣押摄象机。 

  最后经过解释冰释了误解。反假证活动受到了广场当局的肯定。 

  但紧接着非典开始肆虐,街道上行人稀少。大家上街都带着口罩。他暂时中止了  

  面对面反假证宣传。 

  但他并没有闲着。为了宣传反假证,他殚精竭虑。他给东阳、义乌、杭州的 

  城管大队送去了一批反假证宣传帽。希望城管队员大街小巷清除城市牛皮癣 

  的时候带着,除了遮阳,还可以宣传反假证。 

  不能面对面地宣传  

  反假证,他想到打广告来宣传反假证。他去了东阳本地的一家广告公司,希望 

  在闹市区的墙面上打出反假文凭的标语。广告公司的经理马上说,墙面上的 

  巨幅广告必须经过城管大队的批准。他知道这样的行政批复程序很麻烦,就 

  告诉经理,前些天城管大队的领导还在他的反假证宣传单上签了名,他也把送 

  广告帽的事情说了。最后他补充说,“请相信。城管大队会支持这事的。” 

  他又买来涂料,把要打广告的那 两面墙刷白。不久后,一米见方的巨幅标语 

“倡诚信,反假证”矗立在南街口广场和东街的墙体上。 

  巨幅墙体广告刚刚出炉 ,紧接着,他又瞄上了电视广告。以他微薄的薪水 

  上央视一套打广告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在东阳地方台打打广告。为此,他  

  来到了电视台,向电视台 

  广告部人员说明了原委,广告部人员面有难色地说:“这是一个商业广告 

  的栏目,一般人来打广告都是为了推销自己的商品或者服务,象你这样的情况 

  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说实话,这样的广告好不好打我心里吃不准。”于是他  

  又去找了广播电视局的一位副局长,那位副局长很支持他,立刻给广告部打了 

  电话,那位广告部人员回答说:“不是我刁难他,是我吃不准政策,这事得问 

  工商局广告科。”听了这话,他马上骑自行车去了工商局,把打广告的事一五一十 

  地跟广告科的领导述说了。广告科的领导很支持他的想法,拿起电话打给了 

  电视台广告部, “商业广告可以播,怎么公益广告会不能播呢?反假证是一项 

  公益事业,又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允许播放的政策。”经过这番努力,  

  他终于在十一黄金周期间,播放了八天反假文凭广告。  

  原本,他还想在义乌和杭州人才市场附近的公交站牌上打反假文凭的广告,跑了 

  工商局和多家广告公司,最后却因为工商局的主管人员吃不准这样的广告该 

  不该允许而搁置。 

  四、驴行千里反假证 

  尽管有多家媒体对他的反假证行为作了宣传报道,但,反假证的最终目的是在 

  《刑法》中增加使用假文凭、假证件罪,《刑法》的修订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 

  因此,他决定去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所在地、共和国的首都北京宣传反假文凭。 

  为此,他请人印制了印有“倡诚信,反假证”的千面红旗和万只气球。 

  在出发之前,他决定去宁波和温州这两个除省府杭州之外最大的城市,看看那里的假证情况。  

  十一月中旬,他去了宁波。在宁波大学,他得到了校团委的有力支持。他们 

  专门派了学生会的几名同学协助他 搞反假文凭宣传,与他一起在学校食堂门口 

  发放反假文凭宣传单,寻求同学们的签名支持。在“反假文凭,请来签名!” 

  “反假文凭,请来签名!”的吆喝声中,许多同学热情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有的同学还说,“冒牌大学生玷污了我们的名声,是该好好治治!” 

  在温州他却吃了闭门羹。他一踏进温州师范学院的大门就被请进了保卫科。 

 科长用非常锐利的眼光注视着他,并要求沈向阳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说, “ 

  你打着反假文凭的幌子到底想干什么勾当,老实交代吧!”年龄呀、姓名呀、 

  籍贯呀、工作单位呀、此行目的呀,科长事无巨细地盘问了他许多问题。经过 

  三个多小时的讯问,科长最后不解地叹息:“我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人。 

  ”一个人在做不能给自己带来直接经济利益的事情是这位科长大人永远无法 

  理解的,何况这个人怎么看都象个盲流。 

  由于除北京外,他还想在上海、南京、天津等大城市作反假文凭宣传,他选择 

  了自行车作为此次进京的交通工具。出发前,他想 

  在《打工》杂志征友栏目上打一则广告:“让我们共同走向诚信—-反假文凭 

  千里行诚征同盟军!” 他希望在反假证的路上,有人陪他同行。但杂志社 

  的人反馈他“打广告必须去掉后半句,因为后半句不符合征友类广告的要求。 

  ”他说好吧,后半句就由自己去告诉应征的朋友吧。 

  这是一个情感类的征友栏目,他收到了许多电话和信件。甚至还有人向他推荐 

  传销。他把后半句的内容一一告诉打进电话的朋友,没有人对他的驴行反假证 

感兴趣。两家报社作为新闻帮他发布了“诚征同盟军”的消息,同样无人  

  应征。为这事他还去了杭州市志愿者协会,秘书长很热情地把他介绍给 

  下属的骑友队,他了解到骑友队队员都是由退休职工组成,为防意外,他不敢 

  贸然邀他们同往。命中注定,他只能在反假证的路上踽踽独行。 

  为防不测,出发前他买了人身意外险。万一遇上不测身故 了,可以捐给希望工程,将反假证的诚信大旗传承下去。 

 十二月十九日下午,沈向阳整装待发。出发前,支持他反假证的两名浙大新闻系同学与他合影留念。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