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长篇小说《换个活法儿》(何七)四

自考长篇小说《换个活法儿》(何七)四

时间:2020-9-25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25)

转眼,我们在无所事事中迎来了99年的腊月。那年的腊月,寒风刮骨。然而比起感官上的寒冷,更令人痛苦的是我们的学习成绩。我和左戒还有伍贤入学将近五个多月,可当时我们仨的分数累计到一块儿,还不到27分。

(26)

99年的腊月,鉴于“自考”大军的规模日趋庞大,教育部门出台了一项措施。他们组织了第一次自学考试“加考”。

时间,定在一月中旬。

(27)

  

那次“加考”,我们同样填报了四科。分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文学概论》和《思想道德素质修养》。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有所振作或者恢复了对考试的热情。也并不代表我们摒弃了灰色的人生观开始热爱生活并积极向上。我们仨每天依然像是一个垂死的病人,对生活和整个世界失去了兴趣。心中惟一的希望,就是祈祷上苍能够让我们快些死掉。

坦白说,那次“加考”我们仨打算夹着教科书去。换言之,我们之所以报考,是因为打算去抄,抄多少算多少,权当是赌赌运气。

(28)

“加考”的前一天晚上,没有暖气的宿舍里,同舍的几个“自考”室友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各种教材。而我们仨则搓着冻红的鼻头儿,十分刻苦地看着《人体彩绘》杂志。看到高潮处,我们还不忘吆喝两下。每到这时,同室的那些蠢货们总会干咳两下以示不满。不过,我们对此不屑一顾。他们除了干咳几下之外,拿我们是没辙的。因为这些蠢货当中,无论是高的胖的矮的瘦的都被我们仨揍过。其中一个比较彪悍的,在入学那天因为和伍贤抢下铺的位子,被我和左戒拖到了宿舍门外的走廊里打断了三根肋条骨。从那以后,全舍的人对我们毕恭毕敬,见到我们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杂志看到一半儿,左戒忽然满脸淫荡地跟我说:“小七,快瞅,快瞅。伍贤那个傻B勃起了嘿!”

伍贤听左戒这么一喳唬,特平静地扭头白了他一眼说:“靠!小样儿,少整事儿啊。”说完,站起身提了提裤子,又来了句,“我去嘘嘘”。

伍贤刚出屋,左戒就用胳膊肘捅了捅我说:“哎,你信不信?伍贤那小子这会儿八成是跑厕所里泄火去了。”左戒说完哈哈大笑,我在一旁跟着傻笑不置可否。

等伍贤回来的时候,熄灯铃响了起来。不一会儿,宿舍里就被拉闸断了电。整个屋子一下子变得黑乎乎的,跟个锅底儿似的。我们仨猫在各自的被窝儿里又臭贫了一阵,直到后半夜才消停地睡去。

第二天,我和左戒还有伍贤在摔碎了各自床头的闹钟之后,终于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简单地擦了把脸,准备去考试。一路上,我觉得头晕乎乎的,而且满脑子都是风骚女子的肥臀大乳。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考场。

(29)

那天考试,负责监考的是两个老巫婆和一个小妖精。老巫婆们老得都快掉了渣儿,满脸的褶子仿佛是坍塌的梯田,叫人看了没有食欲。相比之下,小妖精倒是略有几分姿色。只可惜她的胸部平平,平得好像是用熨斗熨过似的。

预备铃响过之后,小妖精“噌”地蹿上讲台,一脸横肉地警告我们考试的时候要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不要搞歪门邪道儿。她说她们仨会和门外流动的“小脚侦缉队”一起严密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有哪个不怕死的图谋不轨,一律格杀勿论。我当时一听“格杀勿论”这四个字,心想:“叉叉个鸟人,不就是一小屁考嘛,至于搞得这么隆重,还动用这四个大字吗?”

“格杀勿论”?!**!我还满门抄斩咧!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