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长篇小说《换个活法儿》(何七)十

自考长篇小说《换个活法儿》(何七)十

时间:2020-9-25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42)

一天上午,碧空如洗,太阳光芒万丈。刺眼的光线透过没有窗帘的玻璃窗,像是一碗温水似的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这让我们这些习惯了在阴暗的旮旯里苟活的惧光物种痛苦万分。我琢磨着,可能春天真的来了。
躺在吱嘎作响的板儿床上,我像个蜗牛似的把被子蒙在自个儿的脑袋上,左翻翻右翻翻穷伸懒腰就是睡不着。于是我一骨碌爬起来,想看看左戒和伍贤这两个家伙在干什么。
“嘘!”我刚一起身,就看见左戒和伍贤不知道从哪儿捣腾来一个凸透镜,他们正在窗台底下聚日月之精华,烤一个新来的室友的脚丫子玩呢。没过多久,那个新来的倒霉蛋儿就“嗷”地一声,捂着自己的脚底板上蹿下跳起来。他一边跳一边不停地冲我们骂脏话,还不知死活地把左戒的凸透镜摔了个粉碎。这让我们仨十分恼火,我们恼火的结果是,五分钟后,那家伙的眼睛肿得跟个铅球似的,而且他的两颗门牙不见了。
“收工”之后,我们仨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叼着烟头儿,看着天花板发呆。被我们K得遍体鳞伤的那个家伙,倒在水泥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周围的人,对此熟视无睹。他们有的蒙头装睡,有的跟没事儿人似的看着过期的报纸。还有的猫在被窝里欠出一条小缝儿,窥探被子外面的情况。总之,没一个敢出声的。
“哎,咱们到底算不算是大学生啊?”伍贤这个不着边儿的问题,让我们多多少少感到有些讶异。
“当然算了。凭什么不算呀,钱都交啦!”左戒说。
这时,伍贤侧着身子用脚趾夹过晾衣架,然后朝上铺敲了两下,又打了个响指,上铺的家伙心领神会,赶紧笑呵呵地把一包没开封的烟递到他手里。我看着那个笑得跟朵狗尾巴花似的家伙,心想,这帮势力鸟人,别看一个个表面上都笑嘻嘻的,可背地里指不定有多恨我们呢!
伍贤一边拆着烟的封条,一边说:“可咱没档案、没学籍、没组织,就连个正经的学生证都没有。我老觉得咱们跟个盲流儿似的。”伍贤说完点了一支烟,然后又抽出一根别在耳朵上,把剩余的扔给左戒。
左戒接过烟,点了两根挥手把其中的一支扔给我,然后说:“呵呵,要那些破玩意儿干嘛?那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己。”
“可我觉得这就是咱们‘自考生’的悲哀,连个形式和正经的身份都没有。人不人,鬼不鬼的,这叫什么事儿啊……”我说完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呵,小七,你一天到晚别总像个怨妇似的叹气。没用!真的。”伍贤顿了顿,“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啊。我算是看透了,咱‘自考生’是什么呀?哼,那个婊子(指他的前任女友)说的没错,‘自考生’其实就是货币流通市场上的伪钞。伪钞,你们懂吗?是个银行,就可以拒绝咱们。而且,他们还有义务把咱给毁掉!”
“我靠!”左戒显得挺激动的,他刚想反驳几句却被伍贤挥手打断,“你等会儿先,听我把话说完。你们知道那个婊子跟我散伙儿的时候,跟我说什么了吗?”
“说什么?”我问。
“她跟我说的这句话,老在我耳朵根子里打转儿。她说,‘自考生’到什么时候都是‘自考生’,不要以为腰里头别着个耗子,就觉得自个儿是个打猎的。”伍贤说完皱了皱眉头,重重地抽了一口烟。我想,他的前任女友的这句话是他心口的一枚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碰一下,就会痛入骨髓。否则,他就不会显得那么暗然神伤。
其实,这何尝不是我们所有“自考生”的痛呢?

(43)

伍贤的话,让整个屋子的人一下子陷入了一种忧郁的氛围当中。我也受到感染,倒在床上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事情。诸如,入学以后发生的一些破事儿,以及自己的前途。还有,自己将来究竟要学点什么技能,才不至于流落街头饿死。我想啊想啊,想得脑袋都大了。
可稀里糊涂地合计了半天,我忽然觉得人活着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儿,根本没必要想那么多。因为我所思考的这些东西,都太过抽象太虚无飘渺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想得再好那也无济于事。这就好比是媒婆儿的嘴,描述中的和现实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此外,我认为人这种特殊的生物虽然在某些方面是坚强的,可毕竟生命太过脆弱,今儿能苟活于世,可明儿保不齐就昏睡百年了呢。所以我想通了,我觉得关键是把今天给混过去,至于明天,用不用混、能不能混,都还两说呢。
于是我换了个姿势,冲左戒还有伍贤说道:“哎,行啦啊。你们都别没事儿找事儿了。靠!我觉得那女的说的‘耗子论’同样可以套用在他们‘统招生’身上。凭良心说,他们跟咱都是半斤八两。谁也干净不到哪儿去。咱何必庸人自扰,自个儿跟自个儿过不去呀?还是那句老话,凡事儿,都别太较真儿。过一天算一天,大伙儿,都凑合着活吧!哎,左戒,几点了?”
左戒看看表,头也不回地说:“回主子,差十分钟,就是十二点六十啦。”
“哦。该吃饭了。”我说。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