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难如做人

作文难如做人

时间:2020-9-25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文/亦依

    叶圣陶先生的一个观点,他认为作文与做人应该是一致的,如果一个学生上课写了一篇很好的拾金不昧的作文,而他下课后就去偷东西,那么他的这篇作文应该给零分。

    然而很多人包括一些有头面的教育工作者却不这样看,他们认为作文与做人还是不宜捆在一起来评价。文章归文章,人归人。有些人虽然不好,但文章写得有水平,值得学习。

    于是在这样的教育思想引导下,作文教学的重点自然是放在如何做好文章方面了,即如何选题,如何剪裁,如何围绕主题进行议论、抒情、记叙、描写等,更重要的是如何使大家喜欢你的文章。

    这前几个如何自然不必多说,如果你的文章在形式上就乱七八糟,当然没人愿意看,更谈不上喜欢了。

    不好统一的原因是”大家”的概念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首先是”大家”不知有多大;其次是”大家”的爱好各异。不过这个问题也没有必要强求一律,就象服装设计师设计衣服一样花样各异,满足不同的大家在不同地方、不同时间的不同需求,不能绝对地说那一种样子好,那一种样子不好。

    “大家”中有人喜欢看伤痕文学,我的文章便忧郁起来;有人注重思考,我再竭力写一些深沉的文章;有人要庸俗的,这下我终于可以放开手笔了;有人总是被真挚的爱情故事所打动,怎么办?哭泣吧,让泪水化为文字。

    实际这样也无大错,文章归文章,人归人吗!作者是为读者服务的,作品一旦问世,就是社会财富了。

    但错就错在:虽然我们被教育说作文与做人不宜捆在一起评价,但人们实际上总是将作品与作者紧紧联系在一起产生遐想,于是:胸中有伤的读者找我吐诉,寻求相怜;有思想的人夸我是的新一代文学家;嫖客和妓女追着我要谈生意;失恋的人呢?指望在我这儿可以找到真正的爱情!

    如果这些人是在不同时间找我,我还可以轮着对付,既然可以写出不同特色的文章,扮演不同特色的人又岂在话下。

    可是有一天这些人同时上门了,一无退路,二无分身术,谁来助我?无人答应,只好用刀将自己切成几块,扔给这些不同胃口的人。

    结果:文是作成了,人是再也做不成了!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