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玫瑰园

爷爷的玫瑰园

时间:2020-9-25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卧关虎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每天只要一到了傍晚,天色将暗未暗时分,我爷爷便会提着一大壶凉茶,领着我往巷口那一大片空地走去。

    我爷爷他总喜欢瞇缝着眼,挺着腰板,一手抓着壶把,一手牵着我,迈着不急不徐的步伐在那一大片空地上走来走去。他的年纪很大了,头发也全白了,走起路来虽然有些滑稽,脸上神情却显得很笃定。

    黄昏的余晖拖长了我们祖孙俩的身影,不远处的几栋大楼正呼呼兴建着,由这端的地平线瞧过去是一清二楚,常常看得我是唇干舌燥呵。那时我总会忍不住地向爷爷讨茶水喝,仰头咕噜咕噜地便灌上一大口酖酖那是一种带有苦味的茶,至今我还记得那味道。

    我记得那片空地的泥土十分松软,杂草发得茂盛极了,足足有半个人那么高呢!一到秋暮,芒草遍野的景象煞是壮观。听我爷爷说这儿最早原本只是一座小池塘,是管牛儿们歇息用的,一直到后来我们祖先与几个兄弟日夜不停地运来沙土,花了几个月的功夫,才一担担地将这座小池塘填平。

    “那牛儿们呢?”当时的我两眼发亮地问。

    爷爷咧出一口金牙呵呵笑着说:”全成了咱家的财产啦。”

    他说完便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就悠悠然地抽将起来。那姿态看上去并不像一个老人,反倒近似一名意气风发的小伙子。

    我们祖先以极低廉的价格买下了这块地后,便着手进行规模极为浩大的工程。

    据我爷爷说,填平这座小池塘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哩!祖先不知从哪得来的灵感,竟然在黄泥地上头种满了玫瑰花。

    我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好奇地问:”玫瑰花?”

    “是呀!玫瑰花。”我爷爷接着说:”不过,有一些地方我倒真的胡涂了,呵呵。”

    说到这儿时,我爷爷他忽然顿了一顿,模仿着电视上的官员,往后缩了下颈子,清了清喉咙,凑前啐出一大口浓痰来。当时我心里不禁想,爷爷毕竟是老了。

    后来我才听母亲说,那是爷爷说谎时的习惯动作。她说爷爷从前在地方上是很有身分的人,每回庄里人修桥铺路后,总会携着两瓶高粱、半斤猪头肉到我们家,感激拜谢我爷爷的功德。

    天色渐暗,那个傍晚给了我一种甩之不去的灰蒙蒙印象,整座城市正在剧烈的变动,我隐约地感受到有什么正在消失,有什么已经消失了;可能是一座小池塘,可能是一片玫瑰园,也可能是一名老人耗费半生,却无以言说的记忆。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