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雨

三月的雨

时间:2020-9-25 作者:四川本科自考

文:严来

    音乐掠在你透彻的眼睛里,很美妙。看过去的时候,沉浮着我们简单的爱情,不和谐的生命。是幸福或者绝望。是一幕纷华的午夜电影,铅颜的烟火,在星月黯然的晚空,我怕只会潸然地哭。我看看你,其实想留住,虽然已走乱的脚步。

    湖区的秋天总是在某个午后飘零而至,玻璃窗外是纷舞的掌型的叶片,枯落的树叶象抽萎的笑容,翻转的叶脉间早已没有了动人的神采。风中是一种冷落模糊的暗灰色,天空里抽动的云朵没有丝毫光亮,黯然神伤,在夜晚到来前的暮色里安然地沉沦。没有家的心情在秋天到来的时候,满目阑珊。

    在那个季节,在我打工的那间料理店,遇见了你,和你的家。男人的面上已经有了皱纹;一对眼神;大的手掌;头发浓密,黑。我看了你的时候,你见了。慌乱地从那眼睛里逃跑。后来在每个周末的时候再
能见到你,和你的家。

    冬天的夜晚。

    酒吧的烟尘里总会滚动着浮躁的空气,所有的快乐和悲伤都被亢奋的液体稀释成一种简单的动荡,在刺鼻的雾渺里不安地流回。尘埃、酒精和噪音里,我模糊地觎着变幻的灯影和难看的人面,慢慢漂远。

    “是你么?”你的脸比在料理店见到的更亲切些。

    我们一起喝酒,后来,我可能是哭了,脸颊湿露、冰凉的。我盯着你看,泪水一直在流。我在不断地下坠下坠,闭上眼睛,低下了头,手指间竟也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然后我触到了一张大的掌面,然后我见到一对眼神,然后我把脸埋在一丛浓密而黑的头发间。

    你在一页纸巾上留下一串数字和一个名字—小松。

    我对你笑了笑,点了点头。颤抖地在你手心里写了一个字—-雨。

    后来,我们被那串数字相互牵连着。也在夕阳红尽的夜夜晚风里,面面而坐,喝一杯咖啡或什么。我听你落没的感情,你听我无聊的生活。有一天,我对你说,两个星期后是我的生日,有个PARTY。并且留了我的地址。最后的时候又补充说,你可以带上她一起来。

    生日的时候,我25岁。你来了,只一人。

    我没有和你说话,只是看你孤零地举着酒杯。透不过气来。

    人走尽的时候,你还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我灭了灯。只任你的眼神点亮我的灵魂。我被你重重地抱起,被你狠狠地咬住了嘴唇。我们定是离得很近,可以感到你的呼吸和肌肤。寒凉袭过肩头时,我在你的怀里颤抖不止。我们开始变化得有些敏感、不安、贪婪起来。

    那晚的月亮一定是碎掉了,残落的片迹洒了我们一身。圣洁斑斓。纯净的白色里没有其它寓意。我固执地就相信了,信了一个爱,一个男人和一个未来。

    有许多见到你的夜晚。抱住我的时候,能听到你畅快的呼吸。半夜醒来的时候,有空洞的枕头,眼泪会没有知觉地淌下来,融化着你的气息,把自己淹没。我总是找不到路,向前的或者后退的。

    我始终不能定位准确地讲出事情的发生和发展,只知道我在靠在你的肩膀上的时候很踏实,你在望在我的眼睛上的时候很快乐。

    是爱,在生命脆弱的环节闯进来了。

    我们在向彼此的方向和距离靠近,但不知是否能交汇成一个美满的标点符号。我们在做一个远距离的长跑,但不知道终点会在哪里出现。

    亲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我们拉着手的时候,我听到那个可爱的声音”DADDY”,她拉着小孩儿的手。华人店里的顾客很少,店面很窄。我们根本无法躲藏对方。我和她对视着,我们都掉了眼泪。不愿看到你的无奈,飞快地,我冲出了店门。

    夏天毕业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去东部面视那个职位。临走的午后开始下起雨,淋湿了窗前耀眼的绿色。雨水隔着窗没有声音,没有我们的笑声和眼泪。我多希望有一天,可以让我在离你更近的地方。电话铃声响了,知道一定是你,我已经看到公寓门口那辆银灰色的车。拿了行李,锁上房门。

    在门口的时候,我见你站在雨水里。我不可能停留,哪怕只有瞬间,我会失去全部的离开你的勇气。我忘记了是如何走下台阶,如何从你面前经过,如何走进雨水里。。。或许原本就已失掉了知觉。我是多么不想离开你。

    车子发动的时候,我在冷气里发抖。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脸颊上一滴一滴的水珠滚下来。雨点放肆地抽打在车窗上,模糊着天地,模糊着街道,模糊着我本来就不清醒的理智。我只尽量把车开到路面上,但愿可以走开。我不愿你在一个家庭和一个女孩之间左右为难,这样的选择只能让我无路可进。离开可能是唯一决定,理由只有一个—因为爱你。车里的电台还停在我们一同喜欢的LITE ROCK,音乐在路面上颠簸。从后视镜我能看到那辆银灰色的车,在不远处。

    下雨的天,不敢开得太快,只能让你跟随。

    你就站在我的车窗旁,湿淋淋的头发、眼睛、脸和衬衫。我摇下了车窗,我伸出了一只手,我颤微微地从车里出来,倒在你的肩头,只尽情地哭。你抱紧我的身体。我听着你柔美的心跳。隔着淋湿的纱衣感觉你熟悉的体温。然后你疯了一般地吻我,象第一次一样咬住我的嘴唇。在血红色到来的时候,我确定你的眼睛里一定是温热的泪。你搂紧握的手臂几乎把我有骨胳的身体捏碎,只剩下柔弱的爱情在血液里游回,孤独地支持着我的灵魂。在你的眼神里我开始退到没有出路的街口没有明天,只有天地间不知趣的雨。

    在那场轰轰烈烈的雨里,我留了下来,我们可以走得多远,应该离得多近呢?你永远都不会给我答案的。你还是拥有你的家,你也还是拥有我,即使你还是我的唯一。

    季节一个一个地走过了。不再下雨了,继而是我们相见时的秋天。冬天到了。我怕冷,所以也怕冬天。这个季节容易叫人绝望,有的时候我想自己可以变成一只会冬眠的动物就好了,睡一个长长的梦,醒来就能见满眼的春绿色。在漫长的季节里,我也开始明白,爱情其实是一种伤害别人,或者伤害自己,或者相互伤害的游戏,没有胜负。只是,我们一起的日子里,你快乐吗?

    那天,我们相互买了礼物,牵着手从MALL里面出来。

    回去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雨。象女人的泪水一样,说来就来了,浑天黑地的。

    传说从这时开始黯然失去了神采。

028-84360888 商务合作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