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展览设计搭建公司:新技术媒体“充满互动的对撞”

成都展览设计搭建公司:新技术媒体“充满互动的对撞”

时间:2021-1-1 作者:成都年会策划

   在这个全民娱乐的互联网信息时代,拥有自由、独立的话语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个性的体现,信息就是在这种对话和互动之间完成了传递的使命。电视作为传统媒体给人们以安全感和信任感,而互联网却将互动做到了极致,如果我们能有效地整合电台、电视、报纸和互联网以及3G,我们就能坐收渔利。将它们有机的结合起来、以组合拳的方式出击,再加入新兴的多媒体技术和形式的包装,一盘极具影响力的社会热点事件就新鲜出炉了。这盘菜已经如此色香味俱全,你还担心没有人垂涎欲滴?


  注意力和影响力离不开传播媒体。

  所谓的秀,不是自娱自乐,不是手淫与意淫、自己娱乐自己,它必须弄出声响以吸引关注、赢得眼球。在眼球经济时代,我秀故我在。想一想吧,不甘寂寞的娱乐明星为什么动不动就要传一传真假掺半的绯闻?平民百姓或草根如果要想搏上位,不想秀不会秀也是枉然。一场活动,如果没有媒体的关注,最终不过是自己搭台自己唱戏。

  在70后儿时的记忆里,半导体收音机是我们知晓外面世界的主要途径,条件好一些的家庭,可能会多一台十二寸或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那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大部分国民获得信息的最重要的途径。除此以外还有单位订的报纸,新闻联播基本上就是我们与外界发生联系的窗口,通过播音员的嘴我们获悉了世界上刚刚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当然,对于信息的来源和真实性我们无从考证,我们总是被动的接受者,更没有发表自己主观见解的可能。那时候是传统媒体垄断的年代,也是单向大众传播的年代。

  互联网的出现是人类通信技术史上的一次革命,然而,它的意义却远远不像我们从技术角度来理解的那样简单。首先,它对信息提供者几乎不设门槛或门槛极低,使得每个人都可以充当报人的角色;其次,它能使信息在瞬间传递,在第一时间传遍网络所能覆盖的每一个角落;第三,它突破了传统媒体所受的版面、频段、时间的限制,实现了真正全天候的开放和运转。

  毋庸置疑,互联网媒体以其自身的综合性传播、数字化技术、超时空传播,成为媒介进化史上新的里程碑。从20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伊始,互联网开始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网络覆盖面和增长速度超过了在它之前的任何媒体,中国网民的规模呈现持续快速发展的趋势。2009年CNNIC最新报告:中国网民数量达到2.98亿,而2007年底美国网民数为2.18亿人,按照美国近年来的网民增长速度估算,美国网民人数在2009年不会超过2.5亿人,中国网民规模已跃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又一次以其庞大的人口基数战胜了互联网的始作俑者美国。

  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互联网的便捷作用,并且随着网民规模的扩大与结构特征的变化,上网设备成本的下降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互联网在中国的应用正逐步广泛化,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互联网,并从互联网世界获益。此外,上网的速度在某种程度上也决定了人们是否要选择用互联网来获取信息,而随着技术的迅猛发展,中国目前的宽带用户也达到1.22亿,占网民总人数的75.3%,宽带技术和应用的日趋成熟带来了宽带用户的增长,必将引发网络视音频服务的迅猛发展。现在,我们似乎又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说3G手机以及3G技术的研究和应用,这代表着移动多媒体也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线,2009年中国手机已高达6.3亿,居世界第一,是紧随其后的美国、日本、德国的总和,随着3G技术的日益完善和规范化,巨大的手机用户将直接带动移动新媒体产业更加快速的发展。

  互联网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使世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地球村,不管你是黑种人、白种人,讲英文的还是讲中文的,网络都可以让你们变得不再陌生,资源可以共享,信息可以置换,甚至网络也可能缔造人与人之间美好的姻缘(比如说网恋什么的)。媒体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在想法设法的自我娱乐以增加受众对其的关注度。

  原凤凰卫视主播,现担任百度副总裁的梁冬提出了一种观点,他说在以前的传统媒体模式时期,信息传播是呈现金字塔型的,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是手握传播权的记者和编辑,而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信息传播已经由原来的金字塔型转成一个漏斗型,而漏斗的结果就是全世界的内容生产者都只能围绕着消费者运转。从受众角度来说,我们已经从大众传播时代转向了受众传播时代。

  这个说法印证了“顾客就是上帝”的宗旨,也充分地符合市场经济要以消费者为中心的要素。

  在媒体传播过程中,以前我们叫“活动策划”,广而告之的意思就是信息传递,让大家都知道。现在活动策划渐渐地转型为“窄告”,也就是所谓的小众传播,小众传播的关键就是“一对一”,针对一个单独的消费者或者一小群同一类别的消费者,为他或者他们提供量身定制服务,对他或者他们的生活形态进行全方位的研究,从早上睁开眼睛的欲求,到晚上睡觉前的祷告,事无巨细地让他或他们深刻地体会到当“上帝”的感觉,当消费者需要并认同这种感觉的时候,无论这个信息是付费的还是免费的他或他们都会照单全收。

  信息传播方式的转变一方面说明了如今的媒体竞争是多么的激烈,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媒体对于信息传播策略本质上的转变,再看看信息的传递方式,也由“推送”向“互动”方向发展。“推送”的意思就是我给你看什么信息,你就只能接收什么信息,媒体所要考虑的是该如何把内容做得更加有趣一些,或者如何找到我“推送”信息的终端也就是消费者。自从有了Web2.0技术,人们开始站出来说话了,Web2.0通俗解释起来,就是注重交互式的信息传递。举个例子,Web1.0和Web2.0的区别就是由原来的“大英百科全书在线”变成了现在的“维基百科全书”,前者只能够当做教科书来查阅,而后者则可以任意编辑,增添内容;再比如说个人网站和blog的关系,前者是向人们展示自我的平台,而后者则更多的是一种对话式的参与,这种对话又因为RSS等固定链接定制的出现而变得更具实效性。

  上述略显晦涩的知识性介绍,和我们将要全面讨论的活动运营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很简单,说穿了,做活动就是做注意力和影响力,这就要求我们不得不深入研究当下的信息传播方式甚至未来传媒的发展方向。

  互联网的互动性让网络后面的每一个人都从简单的内容消费者角色转变成为内容的生产者,这一特点使每一个人都具有了成为活动参与者的可能性,你看,新兴技术媒体,就这样中了我们的下怀。

  现在当我们再讨论“超级女声”活动的成功时,都将其归结为一种平民化的草根互动营销。由观众通过网上投票、手机短信投票选举自己心目中的偶像,这在某种程度上推动和改变着整个活动的进程,也构成了“超级女声”活动最为鲜活的互动参与模式,这种新鲜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受众的精神欲求:我投票了,也许我投的一票就有可能把我的偶像送上冠军的宝座。活动运营商就是抓住了消费者的这一心理不断的制造悬念,抓住观众的眼球,使节目看起来更具不确定性也更加的好看,当然,他们也和网络媒体、电信运营商一起大赚了一笔。

  也有人说,看“超级女声”之类的选秀节目是为了向庸常生活报仇,曾经的丑小鸭为什么能在一夜之间变成白天鹅?曾经的灰姑娘为什么能在一夜之间变成万人瞩目万人迷恋的公主?仅仅是因为她们歌喉出众?不,还因为她们曾经遭受过或多或小的坎坷,她们是无数普通人的代言人。就像是《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从前的生活越是暗无天日,其所拥有的童年越是受尽欺凌,她在舞台上放歌时的光芒就越夺目照人。人们真正要看的,是普通人的扬眉吐气。

  是的,梦想是每个人的权利,如果我实现不了梦想,与我相似的人实现了梦想也是好的。

  而这恰恰证明我们的理念:成功的活动一定要引起参与者的共鸣,能够寄托他们的各种感情,成为他们的精神慰籍。

  在这个全民娱乐的互联网信息时代,拥有自由、独立的话语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个性的体现,信息就是在这种对话和互动之间完成了传递的使命。电视作为传统媒体给人们以安全感和信任感,而互联网却将互动做到了极致,如果我们能有效地整合电台、电视、报纸和互联网以及3G,我们就能坐收渔利。将它们有机的结合起来、以组合拳的方式出击,再加入新兴的多媒体技术和形式的包装,一盘极具影响力的社会热点事件就新鲜出炉了。这盘菜已经如此色香味俱全,你还担心没有人垂涎欲滴?

  电视也好、互联网也好、手机短信也好,它们都是活动运营在整合资源过程中可以利用的资源,然而我们所要做的还远远不止整合资源这么简单,我们的理念是通过活动媒体平台的搭建,让受众可以参与到事件本身中去,让大家都自发的在为这个平台添砖加瓦,自娱自乐,甚至某些特定的背景下,媒体也不知不觉地参与到艺术创作的环节中来,并且很有可能贯穿始终。就这样,简单相加的物理过程变成了充满奇妙想象力的化学反应。

  比如说李少红导演目前正在重拍的经典《红楼梦》,从最初的《红楼梦中人》选角活动,到群众们自发的建贴吧,帮剧组挑演员,关心拍摄进度,关心角色的演绎,到成都台的拍摄片场探访直播,乃至到未来电视剧播出后的褒贬不一,导演是和媒体以及媒体引导下的观众一起在打造这部经典影视,当然,也是媒体的聚焦让其变成了一个社会热点,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和参与。

  再比如2009年的“快乐女声”,随着”快乐女声”决赛的逐级推进,音乐本身反而越来越让出自己的地盘,让博弈与PK去占领。被讥讽为“声音像泡沫塑料擦玻璃” 的曾轶可,不仅充当了向庸常生活报仇的绝对主力,更是成为了观众关注”快乐女声”的理由之一,无论是赢得支持还是被贬斥得一塌糊涂,她更多地像是被导演组设计的一个功能人物,或者说都只是这个秀场里的一个道具。她存在的最大价值,是不断制造争议和悬念。我们有理由猜想,这是主创人员策划与创意的胜利,当大众像羊群被分成两拔观点相对立的阵营的时候,这事就开始热闹了,很好地维持了草根们关注此事的好奇心与引起关注的冲动,让他们有东西可看,有话可说。

  是的,如果你认同互联网时代新技术媒体的娱乐精神,你就一定要顾及更多受众的感受,并且很开心地为媒体的行为买单。

  因为技术进步而产生的新技术媒体,使活动运营如虎添翼,具有了越来越大的市场空间,社会行为活动化、商业运作活动化,将越来越成为各级政府、企业或商家的首选,因为它将为主办者带来超常规的社会、经济效益。

  活动运营的核心理念是跨行业跨媒介的资源整合,互联网技术越进步,手段越高明,活动运营所能借助的力量就会越大,社会热点、时事新闻、娱乐、教育、体育、音乐、财经、科技、文化等等等等,在这个媒体娱乐的年代,从内容上说,互联网将为活动提供最新鲜、最丰富、最快捷的创意资源和第一手材料。试想,“超级女声”如果没有百度的贴吧,没有“舞美师”博客的爆料,没有手机短信的投票,四川卫视把节目做得再好,也很难让其演变成一个全社会关注的文化事件。同时,诸如场地、灯光、道具、艺人等活动所要涉及的重要组成元素,也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迅速获得,将极大地节省活动运营成本,也将极大地提高运营效率。

  从另一角度来说,活动如何才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和更大的受众群体的参与,也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了互联网,有了使受众一对一亲密接触、良性互动的技术手段,最终还得以内容为王,只有先让策划的活动具有丰沛的文化内涵、不可复制的个性,然后整合包装之后让信息以更加独特的方式传递出去,才有可能使关注度提升从而使活动逐渐演变成一种社会事件;是的,策划精妙的活动本身就能成为一个信息资源的生产基地与中转站,这就是活动和新技术媒体一衣带水的关系。

  我们对活动行业的信心正是基于这一基本判断。
028-84360888 手机/QQ/微信:13608068886 发送短信